翟所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了!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中秋节快乐~

【轰出】同人作品/作者推荐

啊啊啊强力马

轟同学的裤腰带:

因为饱含私心所以没脸叫整理。会塞进来的只有我个人很喜欢的作品/作者。作品多的会按作者分类。


CP倾向:轰焦冻×绿谷出久


如果有副cp会尽量标明。


词穷不多做介绍……个人口味是甜饼和日常


(限)表示限x制级,lof不知道为啥说我有违规内容,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奇怪的词……


【文章类】


1.遊坊 


好事多磨(ABO,A×O,未完)


请全世界都去看看阿玥玥的这篇谢谢。


我心目中排名NO.1的神作。不知道怎么描述,总之请去看一下TT


开端 (原作44话衍生)


国王游戏 (虽然坑了但是,依然心心念念期待着阿玥玥填坑(不可能)


关于宿舍电梯的小事 


才能超人的养成游戏初体验


 


2. 


以牙还牙


游乐园


Ceashed→Repaired→Update


Update→XXX(是上一篇的后续)


3.なまけけ


未来的你尚未知晓昔日之事 (这篇个人超喜欢,每次看都能感到温暖和心动)


烧炙(限)


出久的责任轰来抗(限)


下班后的英雄交流活动


最强英雄的简述


极致的邪恶


 


4.假如你不曾因目视太阳而流泪—引力系数


5.红线—闪瞎眼睛了


6.勇者斗恶龙(已完结)—幽浮


本格冒险小长篇,非常可爱


7.推销—Ning


8.倾盆大雨—囌嚕


9.关于受伤的他们(限,有女体化、3p(两个轰)要素)——S.B.


10.饥渴症(已完结)—轰君饭卡可以借我刷一下吗


11.宿舍—理川


12.记一次曲折的告白—柚森也在春时里


13.被囧死的小白兔


轰君变成了两个?!(限,已完结)


某人遂愿之时(限)


出久1/2


你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(限)


14.你若不在,日暮黄昏—一只古


※是虐文


15.台风眼—犬野四郎


16.烟花—蝓蝓儿


链接是作品集合(有all出)。因个人口味问题只推这一篇。


17.[我的英雄学院][轰出&心出]为时不晚—荒伦


 是短篇集。有心出但和轰出短篇没有关联。


链接是晋江的。


每一篇都非常温暖,推荐去看一下。


18.轟少年的煩惱 —冇顶天


19.Death of herosprite 


※欧叔死亡设定


20.Heart of Voice (1)雄英高校学生辅导中心


未完结连载中


21.星星之火bayoo


22.恋爱雷达赤渊






偷扔一下自己的目录




【图片/漫画】作品多的只留作者lof链接


1.天隅


请去把阿玥玥的每张图都看一遍。


每看一遍都会觉得心脏被填的满满的,幸福感爆棚。


※有切爆/胜茶出没


2.40


※有胜出出没


3.尾张波


※有胜出出没


4.大法师科科菌


热爱科科,my宝贝my女神


※有胜出出没


5.USHA


6.深夜随手画画试试—卡酥


7.嘿咻!!!—KE


图也没有标题好难理啊……麻烦各位自己去翻一下吧(撂担子)


【汉化漫画】


1.朋友,看鬼灭吗


幼驯染魔王与花嫁AU 轰出篇


护士英雄AU


轰出婚礼


之前没搬的一些


狼少女AU


狼少女AU(2)


(标题瞎起的。silver太太的作品带着强烈的all出成分)


2.ソラム太太的漫画—未来永劫


女体出久,感动爆炸。


后面有麦相、尾叶、死出出没


tbc


滚去写作业……

【江苏卷】【高绿】上错板车嫁对郎

旷世美文!

叶淮洲:

*盲狙交卷,严重超字数,扣分!


*这回成真·乡村爱情了


*高尾和成饰高和成,绿间真太郎饰吕间,大坪饰平村长,叶淮洲饰平村长闺女(雾)


*写在文前:藤卷老师对不起,和哥对不起,翠翠对不起,大家对不起。


 


    高老头去镇上赶集,也是奇了怪了,那么多好玩意儿、好摊子,他就只冲着那卖车的地儿去。黑篮子镇上卖车的都认识他,卖了五年以上的那可就是故交,见了面得唠嗑好久。


   “老高头,又买自行车啊!”


   “可不?老规矩,挑能在屁股后头安板车滴!”


   “好嘞~”


    高老头儿买了新车,也不坐公交了,轱辘轱辘地蹬着回村。这回车洋乎,老板说是大品牌,“捷安特”,拉板车一准儿省力气。他心里美滋滋的,想着老婆肯定得夸自己,指不定就赏个啵儿。


    要说这高老头啊,他今年五十五,还真是个名人。他大名高和成,且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叫“飞鹰”,怎得来的呢?要追溯到他年轻那会儿,年年都是秀德村插秧大赛冠军,全村都知道他插秧手艺精,一个猛子扎进田里,呼啦呼啦几下就插了好大一片,没一个倒的,那阵势,跟飞起来似的,再加上他眼睛好,村里对他有好感的姑娘们都觉得他帅惨了酷毙了,偷偷在背后叫他“飞鹰”,后来他技术越来越好,口袋越来越富,这名号也就越来越响了。


    他还有个更酷的事儿,就是大字不识的他娶了个大城市的文化人作媳妇儿,这媳妇儿又漂亮又高挑,虽说干活儿差了点,但人家脑子好使,玩儿高科技啊,把全村鼓捣得越来越有钱,还办了个学堂,免费教娃娃。大家都拿他当神仙那么崇拜,觉得他跟高和成简直门当户对,唯一的缺点就是——他是个男的。高和成当初闹着要跟他结婚的时候,为他是个男的这问题,村委会讨论了几天,没日没夜地吵哇,结果半途平村长闺女儿跑进院子,吼了一嗓子:“爹,咱能上网啦!吕先生才给弄的!”平村长眼眶一红心一横:“妈的,是男的咋地了?”全村人头一回聚一块儿刷微博,都眼睛红红地跺脚:“妈的,是男的咋地了?”上网最溜的平村长闺女说,他俩这样的,叫cp,大伙儿这样的,就叫cp饭!听了这时髦话,大家都呆了:可不?咱就当他俩的cp饭!


    此时,高老头的cp吕先生,吕间,正坐家里看书,他一向对赶集是缺乏兴趣的。


   “天都要黑了,老高怎么还不回来。”吕间有点愁。老高今天的幸运物一早就给他准备好了,不会弄丢了吧,每天都告诉他人要尽人事,幸运物丢不得,老高从来记不住,眼看两人岁数大了,记忆越发退化,再这么下去……要是出什么事……


   “媳妇儿,我回来啦!”


    吕间听到高和成的声音,放下书向外走,脸上冷冷的,想问问高和成去哪儿鬼混了。


   “媳妇儿,看我给咱新买的车!”


    夕阳下,高和成拿搭在肩上的白毛巾擦了把汗,一双眉眼不改年轻时候的英气,笑起来坏坏的,看得吕间一瞬间想到刚结婚的时候,面上有点泛红。


   “怎么又买车?”吕间推推鼻梁上的老花镜。


   “原来那辆骑得费劲,换辆好的。”高和成霸气地一拍车把,撑地的左腿挪了挪,故意把“捷安特”三个字露给媳妇儿看。


   “我看是你年纪大了,蹬不动了吧。”吕间皱眉。


    高和成急了:“那今晚我得好好表现一下年轻风采。”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“诶!媳妇儿别走哇!!!!等等我!”


    第二天,高和成和吕间一起把板车安到新车上,当然,高和成负责体力活,吕间负责理论指导。


    吕间想起二人的初遇。当时,他刚来秀德村参加支教,一天早上,他刚准备去教书,自己的车就爆胎了,而高和成刚好路过,他就说,你好,我急着教书,请务必把自行车借给我。高和成说那我也很急啊,这样,我载你吧,反正顺路。但吕间个头太高,坐在后面憋憋屈屈的,还打死了都不肯扶着高和成的腰。高和成说要不你背我,我在后头搂着你。吕间勉强答应,结果刚骑上车,就差点摔了,大骂高和成故意在他腰上挠痒。高和成说没有。吕间说有。两人吵来吵去没个停。最后,高和成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一辆废弃的板车,绑到自行车后座上,自个儿蹬,吕间坐后头,总算把吕间这祖宗拉去教书了。娃娃们看到吕间坐着板车来的时候都笑得在地上打滚,吕间板着脸把一个个小泥人拎起来扔进教室,回头对高和成说,谢谢。


    据高和成后来承认,其实他那天早上一点都不忙,他就是看到吕间急得面红耳赤怪好玩的,所以想上去逗逗。但吕间跟他道谢的时候他是真的心动了,吕间本就长得标致,一双眼睛更是漂亮,睫毛也长,还那么深情款款地看着他,是个男人都得栽进去。吕间无语了,严正告知高和成那不叫“深情款款”那叫“深仇大恨”。高和成不信,说哪有人恨恩人的,你就承认吧。


   “媳妇儿,上去坐坐?”改装完毕的高和成连眼角的褶子里都写满了骄傲。


   “等要出门再坐吧。”吕间不大好意思。搞得好像自己多期待一样。


   “我给你加个软垫哈。”


   “嗯?”


   “不是怕你……那儿疼嘛!”


   “滚!”


    晚上,高和成和吕间头靠头睡觉。


    高和成不老实地亲吕间的脸,说:“媳妇儿,我白天装车的时候,发现你看我,看着看着就脸红了。”


    吕间一把推开高和成,把被子拉上来挡住脸“没有,你看错了。”


   “我今天装车的时候,想到刚结婚那会儿了。”高和成索性搂住裹着媳妇儿的被子。


   “哼,要不是我,你怎么可能摆平村里人。”吕间闷闷的声音倒是很得意。


   “所以说你是大才子啊!”


   “当然。”


   “你说你要留下来的时候,我都快哭了。”


   “快哭了?那也没哭。”


   “我憋着了。”


   “谁信你。”


    自从有了第一回板车接送之后,高和成没事儿就拉板车送吕间去教书,拉车路上还揪几多小野花献献殷勤。他也做了张雨棚,下雨天就给吕间支起来。有一回吕间发高烧也是高和成拉他去的医院。吕间支教的时间本来是一年,一年之后,他就要回城市,但他不大愿意回去,因为在城里板车不给上路。高和成听到这个时,惊得下巴快要脱臼。吕间说,一年了,习惯了,而且坐板车宽敞,透气,对身体好,当然,最重要的是他舍不得孩子们。高和成贼贼地笑,他知道吕间是为了谁,但他不点破。


    吕间平时对人都彬彬有礼得不得了,但每次看到高和成都一副气鼓鼓的样子。有一次看到高和成蹬着车来了,扭头就走。高和成赶紧追:诶,你上哪儿去?吕间一字一顿道,回,家。高和成说你咋不坐车,走着多累。吕间也不回答,就一个劲儿地走,还让高和成快滚。高和成知道一时半会儿劝不了了,就推着板车在后面跟,谁想到上坡的时候一用力把腰闪了,一声嚎叫把吕间吓到了。吕间嫌弃地皱眉,但也没那么气了,叫高和成把车扔一边,最后自己把高和成背回家。高和成脸皮不是一般的厚,他一点都不觉得丢人,一路上光忙着吃豆腐了。吕间只想把他摔死,但他一生气高和成就叫痛,他也没办法。吕间后来联系了一个大夫,大夫给高和成简单处理了一下腰就走了。那晚,从不碰烟酒的吕间破天荒地开了瓶啤酒,没几口就醉了,把高和成痛揍了一顿,质问他还敢不敢用板车拉别人。高和成鼻青脸肿地叫嚷,没有啊,我没拉别人啊,就拉了你!吕间“哼”地一笑,就这么挂在高和成身上睡着了。高和成好不容易把他弄到床上,只觉得不仅腰更疼了,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也很疼啊,但他没那么禽兽,最后在地板上跟条死鱼似的睡了。


    高和成记得,其实住在乡下对吕间还是相当不容易的,条件差是自然的,有些想要的东西更是没有,比如吕间最喜欢喝的年糕小豆汤。但这也好解决,高和成请进城的兄弟给自己带了一罐,自己在家拿锅照着那个味道煮,终于成了,每天拿水壶灌了给吕间捎上。吕间头一回喝的时候,说是太甜了,但晚上还了个空壶给高和成。夏天到了,吕间搬了台冰箱给高和成,告诉高和成每天晚上煮好了放进去,他要喝冰镇的。


    就这么打打闹闹了几年,他俩三十岁结了婚。结婚的时候,高和成也是蹬板车去吕间的教师宿舍接的亲。吕间穿着从城里带过来的西服,跨上了高尾新买的板车。他手里捧的不是花束,是一只毛绒玩具猪。高和成问这是啥,吕间说是幸运物,高和成这才明白过来为啥吕间每天都要随身带着稀奇古怪的东西,以及还会把更稀奇古怪地塞给自己。高和成笑吕间迷信,吕间说人活着就得有信仰,不然就是浮萍了。高和成觉得懂了,又觉得没懂,他只知道从这天起,自己大概不再是浮萍了。


    婚礼热闹得很,全村人都来了。村长还杀了头猪,村里最会烧饭的大娘亲手忙了一桌菜,村长闺女还联合全村的黄花大闺女拉了条红红的横幅,上书:板车组一生推,板车组生一堆。高和成亲手在吕间胸前插了朵大花,吕间也给他插了一朵,没找到别针,都摇摇欲坠的。拜天地的时候没掉,结果因为亲嘴儿太靠近了,俩花都掉地上了。


    管他妈的!


    ——老子结婚了!


    他俩同时这么想。


    高和成美美地品味着自己的回忆,自动过滤了吕间常常痛揍他的不快部分,觉得自己幸福得想跳舞。他掀开吕间被子的一角:“媳妇儿,我爱你。”
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
    “那,我也知道。”
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什么?”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仅爱我,还想亲我、抱我,还想和我睡觉。”


    高和成被立刻剥夺了使用卧室的权利。


    吕间的眼里闪着寒光,把他揣出卧室:“等你知道怎么说话了再进来。”


 


    高和成年年被表彰为插秧大王,“飞鹰”的名号也从未在江湖上淡去。但他最喜欢的活儿还是拉板车。高和成每年都买车,车商知道,高和成要的车,一要漂亮,二要好骑,三要能在屁股后头安板车,三个条件缺一不可。这一买,就是二十五年,当然,也还会有三十年,四十年,如果活得久,就有五十年,六十年。


    等到蹬不动的那天,咋办捏?


    那就改了cp名,叫轮椅组吧!


 


后记:我爱短篇,短篇使我快乐!


 

【兔赤】芥末烤肉文章索引

芥末烤肉大粮仓:

*太太们战斗力真得爆表!


*已收录绝大部分兔赤文,兔赤作为副CP或其他CP催化剂的文暂不收录


*因个人整理,很多文章只是粗略浏览,若有时期、设定、结局错误烦请告知


*若有遗漏请告知(下午着急出门忘记整理到哪儿了QAQ)


PS:有太太愿意一起整理的话,感激涕零




>>>入坑推荐文单


 


戳我


 


 


 


>>>原著向


 


各时期贯穿


 


未来


 


枭谷时期


 


 


>>>架空AU


 


戳我


 


 


>>>擦边肉&大碗肉


 


戳我


 


 


>>>翻译文


 


戳我